吶請傾聽。

這裡是朝。

閃11GO大愛,蘭拓廚歡迎搭訕唷我超和善的。(笑)

--珍惜著能一同歡笑的時光,一同哭泣的日子,能傾聽彼此心聲的現在。--

 


 


珍惜著──南雲中心。

 ※兒時身世捏造有,注意。
 ※微南涼。

  他輕輕的撫上涼野的臉頰,像是對待什麼珍寶一樣的,溫柔的碰觸著。
  他看見涼野時,好像總是會想起些什麼似的,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感受。
  那,究竟是什麼呢?他並不知道。
  只是那臉龐讓他覺得,好像上輩子就認識了對方一樣。第一次見到涼野的那種熟悉感遲遲揮散不去。
  將手停留在涼野的頰上,輕輕一使力,果不其然看見對方的眉頭輕輕的皺起。他用自己的指頭撫平皺起了的眉。
  他和涼野說過,他覺得他的眉很好看,所以不要一直皺起來。涼野只是有些害羞錯愕的罵了他一句白痴。
  然後他們就又吵了起來。

  他和涼野雖然一直都在吵架,卻誰也沒看過兩人真的冷戰過。也許,他和涼野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增進感情吧。在誰也不知道的時候。
  記得有次他感冒了,涼野的嘴裡雖然一直罵著什麼火種笨蛋果然是笨蛋,只有笨蛋才會生病。之類的話,但涼野一直重複擰毛巾、換毛巾的動作,涼野眼中的擔心全部都赤裸裸的表現出來了。
  那天涼野的眉頭一直沒有放鬆過,當他想出聲叫涼野不要皺著眉,嘴裡才發出個單音節就被涼野大罵一聲笨蛋不要說話,然後被塞進了一隻溫度計。那秒他真的覺得莫名其妙,卻也了解涼野只是擔心他。涼野一直都是那個樣子的啊。
  他那時想他一定是感動的吧?啊,是啊,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第一次見到涼野是什麼時候呢?大概是父親牽著他走進大廳的那天吧。
  父親將涼野的手放到瞳子姊姊的手上,並笑著向大家說,他是涼野風介,大家要好好和他相處哦。
  他看見涼野的那秒對方也瞄向了他,剎那間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卻又記不得了,只是在他看見那頭淡藍色頭髮的那秒,他一定是深深厭惡著的吧,因為和自己那鮮豔的紅髮呈現藍紅的對比色。
  然後呢?他好像一直不斷的去找涼野的麻煩。涼野一直不曾哭過,不論受到怎麼樣的對待他也不曾哭過。所以,他一直想看看涼野哭的樣子,那是怎麼樣的呢?他很想知道。
  就在那個下午,他是看見涼野哭了,卻也差點害涼野死了。

  他記得很清楚,涼野一到育幼院時那為數不多的行李裡,有一顆黑白相間的球,涼野一直很寶貝、很寶貝的那顆球。
  他向來不怎麼好的腦袋裡,想到了一件事。「如果把那顆球弄破,涼野會不會哭呢?」
  然後他的嘴角勾起了笑容。
  他拉著熱波和厚石悄悄的走到了涼野的房間,很輕易的就找到了那顆基本上是全新的足球。然後,他揚起了手中的針,緩緩的,刺了下去。
  那時剛好回到房間的涼野目睹了一切。而他帶著得意的笑容轉身,卻沒想到涼野呆呆的站在門口看著他的所有動作。
  涼野原本毫無生氣的碧色眼瞳起了一圈圈漣漪,涼野的面容很複雜,眼裡雜亂的情緒清晰可見。涼野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快步走向前去繞過他紅色的身影將那顆漏了氣的足球抱在懷裡,順道在衝出房間前大力的踹了他的小腿一腳。
  他吃痛的抱著小腿哀號著,厚石在一旁查看他的小腿上有無傷口,而熱波一臉擔憂的望向門口,涼野離開的方向。
  當下次他再見到涼野,是在醫院

  見到涼野的那天,涼野身上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傷口,嘴上放了個氧氣面罩,頭上纏繞著一圈圈的繃帶,右手還打著點滴,而涼野的左手則緊抓著那顆漏氣的足球。他被嚇到了。
  瞳子姊姊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涼野,然後轉過身用嚴厲的眼神看著他。關於瞳子姊姊說了什麼,他承認他不太記得了,只是瞳子姊姊說的那句:涼野因為你被車撞了。深深的印在他心底。
  他想,如果不是自己那麼無聊就好了。所以他幾乎每天都一個人到醫院報到,想看著涼野的狀況有沒有好一點。
  當他想要幫涼野把足球充飽氣,打算將足球從涼野手中拿下時,涼野簡直像是有意識般的不想讓他碰,緊緊抓住,讓他拉也拉不動。
  他只是想幫涼野做點事情而已,為什麼不讓他做?他皺眉,用軟軟的童音輕聲告訴涼野,他不會再把足球弄破了。
  涼野大概是不相信的吧,所以涼野絲毫不為所動。他又再說了一遍,他真的,真的不會再做一樣的事了,請相信他。而涼野像是有意識的才將手緩緩放鬆。
  他立刻找出被針戳破的地方,用盡了方法把小洞補起,再將足球的氣充的飽飽的,放在涼野的枕邊。在氧氣面罩下的涼野的嘴,好像笑了。他的心裡也不再那麼難受了。

  涼野在一星期後康復出院了,當涼野又回到育幼院,經過他的身邊時,他好像聽見了一聲輕輕的謝謝。

  那就是他們最初的相遇。

  想到那荒唐的相遇,他不禁輕輕的笑了。金黃色的瞳中充滿了許多的溫柔。
  他輕輕的摸著涼野偏藍的白髮,用指頭滑過他的臉頰,劃過下顎。
  他突然停下自己的動作。他想他始終是沒有勇氣去做一些事的吧,即便他再怎麼大膽,也不會去做一些會讓彼此關係尷尬的事情,例如吻涼野什麼的。

  他望向窗外的藍天。這片藍能持續多久呢?什麼時候會被灰色的雲所掩蓋呢?他皺起眉頭。如果一直都是藍天就好了。他默默的祈禱著。
  他下定決心,要好好的,把握著當下。在涼野看不見的地方,默默的守護。因為,涼野不好容易才願意對他笑啊。
  所以,他要珍惜著,現在的一切。
  和涼野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所做的每件事。就算那是吵架也無所謂。
  他這樣的想法,不算自私吧?

FIN-

這一切都是崩壞,然後看見之前自己寫的那些警告標語又想吐槽了。

這根本不是微南涼而是全部充滿了南涼吧搞屁啊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あさ★ 的頭像
あさ★

落雨。

あ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薄荷*琉
  • 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歡(愛心
  • 喜歡就好w
    雖然我現在有點想砍掉這篇重寫XD(?)

    あさ★ 於 2011/08/29 1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