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請傾聽。

這裡是朝。

閃11GO大愛,蘭拓廚歡迎搭訕唷我超和善的。(笑)

食用須知:

    × 延伸自同創版慶文-那樣的什麼

   ×之後十年過去,全架空設定。

   ×內文全採謎管翻譯(?)使用英文部分。

Sein=賽因=聖;Desuta=戴斯達;Gyueru=潔艾兒

 


 


  那樣空氣的沈悶讓你好想吐,在無形之中好像有人緊緊掐住你的喉嚨般難以呼吸,或許你從未想到你們竟有這樣的一天。

  你們沈默的互相以對,你瞪著那塊冰冷的石板卻什麼也做不了。感到難以呼吸也好有任何的情緒都好,反正你只是想來傳達最後一句話。

 

《沈默以對》

閃電十一人 Desuta×Sein

 

  那些早就無所謂了,不論是曾經相交的唇齒或是兩人靠得緊緊得那些照片都無所謂了,你連他給你挑了好久好久的生日禮物都給丟掉了,你記得那天你看著熊熊的烈火焚燒那些你們兩個曾經的回憶,不知怎麼你突然鼻酸了起來,眼淚沒有掉落。

  你看著每樣要丟進大火中的物品都有種特別的感覺,然後你想到了你除了那天晚上之後就不曾再用如此親暱的語氣叫著他的名。直到現在你才有些後悔了只因為他再也聽不見也看不見你的身影你的一切。

  同時你也碰不到那溫暖無比的體溫,然後你哭了,從他的喪禮之後就不曾再大哭過的你哭得和剛出生的嬰兒沒兩樣。

 

-

 

  還帶著耳機正在電腦桌前敲著鍵盤的你感到有些頭暈,難道是音樂太大聲了嗎?你不知道。這時的你彷彿忘了一切就連早餐午餐都沒吃的飢餓感都已經緩緩消去,雖然胃液不停翻攪著讓你有點想吐你卻管不了那麼多。

  你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你們的曾經全部寫下來,好讓那些明亮的過去能不停的繼續下去,不用面對那些黑色兩色的現實世界。

  你努力面對他早就死了的現在,卻無法止住內心無限延伸出來的哀傷。你不曾為了誰如此傷神,就連去和神見面或是唱唱祈禱的歌都無法拉回你的注意力,你不知道原來你陷入名為他的毒有這麼深了那讓你露出了苦笑。

 

  有些大聲的音樂讓已經疲憊了好幾小時的你感到有些頭昏腦脹,可你卻不想把它關掉,接下來的空白會讓你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輕輕的敲門聲從你身後傳來,你知道那是你的朋友。

  「請進。」你輕輕拿下了耳機,音樂彷彿還在你的耳邊環繞著讓你有些頭暈目眩。

  「Sein?怎麼還沒休息?」

  她輕柔的嗓音帶著有些濃厚的疲累,你明白她為了作息如此不正常的你擔憂了很久,但是時機尚未成熟你還不能安心的躺下去睡覺。

  「有點事情要做,還不打算去睡。」你露出了淺淺的笑,你知道你們兩個都已經累了。你熬夜或許還沒什麼關係,但是友人畢竟還是女性。「Gyueru呢?怎麼還不去休息?」

  「我、嗯……等下就會去了吧。」她勾起有些無奈的笑容,指著你的螢幕問道:「你還在忙著寫稿子嗎?記得要休息,不然你一定會倒下的。」

  才剛張口想說些什麼,卻又被她的下一句話堵回了喉嚨中。

  「不要說你知道,從你現在在聽著那麼大聲的音樂我就知道了,你一直放不下他,對嗎?」她輕皺起眉頭,奶油色的淺金頭髮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一點也沒有變短,反而和你的麻花辮一樣越來越長,連自己都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的長如同你對他的思念般。不,或許這還比不上你對他思念的十分之一。

  「啊、嗯……」開口卻只發出了單音節之後就放棄說話,或許是心虛,或許也是無話反駁了,總之你不再說話。

  你不曉得為什麼實在很想放棄有著這樣想法的自己,也實在很厭惡一直放不下他的自己,可是卻無法停止對他的思念在一夜又一夜之間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膨脹的越來越大。你知道你始終不能沒有他一天,沒有了他的現在如果還要拒絕對他的思念,那麼你一定會發瘋。

  「Sein……」她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讓你有些困惑,不是好朋友嗎?那為什麼不直說就好?你不懂。

  「沒事,你還是早點睡了吧。」她苦笑,但你始終不明白她的意味是什麼,一直不曾去了解到。

  「好的,Gyueru也是喔。」你輕輕的微笑著,可是看在她的眼裡卻是那麼刺眼,多麼令人難過。你的心永遠向著他,連介入一點,想分一點心情的餘地都沒有,真是不甘心啊。

  然後友人悄悄的關上了門扉,你再度帶上耳機面對這漫長的黑夜,繼續你應該做的事情。比方是把你們的一切都寫成小說,又或者是在黑夜中延續你對他的那份思念。

 

-

 

  或許你在他死後的一年,你曾經是希望他又復活的。於是你為了這件事情不斷的祈禱,不斷的祈求,向神說著一次比一次更加無理的要求,當一年的最後什麼都沒有時現實你哭紅了雙眼,只是把留下來的眼淚擦掉後又有新的眼淚流下來,那一直都是不甘就這樣接受現實所造成的。

  現在的你比以前還懂得很多很多,也比以前要成熟很多,所以回頭再重新看過那一切的時候只是令你發笑而已,好似根本不值得一提--縱然那個回憶本身就不值得去回味。

  他死後你的生活作息基本上就是這樣,早餐不吃中餐吃一點而晚餐也是吃一點,然後在晚上的時候你熬夜,為了這份心情所以你會努力的讓自己不要睡著,雖然最後總是會睡個一兩個小時不過心情沒有被破壞真是太好了。

  你曾經以為你沒了他還可以活的多棒多灑脫,可是僅僅是頭一個月就讓你感到渾身不對勁噁心想吐。晚上睡覺的時候沒有人抱著你讓你的體溫不要過低,早午晚叫你吃飯的聲音從他有磁力的嗓音變成了輕柔的女聲,該怎麼說,這一切都不是你該熟悉的那樣,就算拚命想去習慣這一切但是在下一秒總是破功,為什麼連你自己也不懂。

  或許不論在心裡在身體上在習慣上你都因為他改了很多做了很多也習慣了很多,所以你才會在這樣的現在有了好像沒了他就不能生活的錯覺,然而這個錯覺你卻一直都沒有發現直到很久以後。

  你記得他好像曾經把你緊抱在他的懷裡然後在你耳邊說了這麼一句話--你就像是天使那樣的--可是你現在想起這件事情卻無力的想哭。我是你的天使又怎麼樣?救不了你那依舊是我的責任。於是你想。

  他好像是車禍死的,又或是老病復發而你沒在身旁?喔隨便啦反正到他死前的最後一刻你才趕到了現場,你看著他那樣蒼白的面孔和無力的身體彷彿像是另一個人一樣的讓你不自在。

  你從未如此恐懼的想逃開有他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話你想再更加仔細的聽清楚他死前到底對你說了些什麼,你聽見了,可是卻忘掉了,下意識的不想記起來。

 

  你對他的思念痴的和傻子一樣,你還愛他,很愛很愛他,可是卻在他的最後害怕了,所以你有罪,而且這罪還是不輕的罪。

  你有時候會覺得現在正在寫下你們過去的你很偽善,很噁心,覺得可惡。

  你只是牽起嘴角然和對自己說那就要贖罪啊所以你把你們的一切寫下來,為了以後轉生的他告訴他雖然我逃開了可是作為代價我在不論什麼時候都愛著你喔都想著你喔,這樣的。

  他到底聽見了沒有你不知道,但是終究有一天會知道的,你此深信不疑。

 

-

 

  你記得在那天來臨之前的前幾天你們吵架了。理由是什麼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不過那天你難得的動了怒。

  面對他你一直是很有信心的,像是最了解他的人是你,又或是對他最有耐心的人是你,所以每次當你們吵架的時候你終究是妥協的那方,你在最後總是會將他抱住然後感受他用他的大手擁著你。彼此的氣息在臉上交替著,每次吵架過後都是你們最美好的時光。

  可是他卻不信任你,那天的他好像瘋狂的說著你其實根本不愛他對吧你愛的是她對吧──之類什麼的,而你生氣了。你不懂他為什麼對她有那麼強大的嫉妒心,明明你不論是身體心靈都給了他不是嗎?那為什麼嫉妒?為什麼他不信任你?

  你不了解,憤怒到不想了解。

  把一切都託付給他把一切都送他甚至把自己全身上下從裡到外的全部都讓他知道讓他明白的清清楚楚了,那到底是為什麼不信任?

  混蛋。你不甘心的咬牙。

  所以你不顧身上什麼都沒有帶就甩門走人了,那時的你不屑這裡的所有一切,而你也沒有回頭所以沒看見他懊悔的神情。你不知道那是你們最後一次見面,你怎麼會知道下次看見他是在那個沈重的教堂之中,而他躺在棺木裡。

  你怎麼會知道呢?是啊,所以大家都說那不是你的錯,那只是意外。

  可是你知道的,因為他的死都是你的錯。

  如果你不要那麼任性的話就好了,如果你肯乖乖回去就好了。你苦笑,然後親自幫他處理了所有的事情。

 

  隔天晚上他送給你的所有東西被熊熊烈火所包圍著,那樣的光太過眩目溫度也太過灼熱讓你有些不適。嗆鼻的煙味彷彿是你一直以來都厭惡著的那樣,現在的你更加更加討厭這個地方。好想逃開,好想離開這裡。他的身體被埋在土之下,而剩下的東西變成了一堆灰燼,你輕輕將那些灰裝進了罐子裡,緊緊的抱住。

  那是你僅存下的所有,所以必須要一直一直的保藏著,直到世界毀滅的那一天都不可以放開它(他)。

 

-

 

  你每天的習慣就是要唸一百次我愛你加上他的名字來讓自己好過一些,補償他生前的沒有體會過的那些。可是你擁抱著黑夜擁抱著寂寞根本毫無用處,他說你光明的像那些什麼你現在依舊覺得噁心想吐。

  你知道你未曾那麼光明過甚至有些時候會比他更加更加的黑暗。你其實根本算不了天使吧,應該要稱為墮天使才更加的合適?

 

  今天是個雨天,你沒有撐傘的走到了那塊過於潮溼的墓地,身上都濕了一半你卻不太在意。你輕輕的開口。

  「唷。」

  你抬頭望著不停下著雨的灰色天空,豆大的雨水劃過你的臉頰,和眼淚的澄徹不同有點灰暗。你的頭髮都濕了,外衣都逐漸被雨水所滲透。

  「嗯──我今天呢,是要來說最後一句話的。」

  用食指輕輕的玩弄著那已經近乎接近你小腿的栗色長髮,你輕輕的、淡淡的對著那塊冰冷的石板笑著,手中的動作沒有停止,然而瞳中轉著的那些想法似乎快讓你的眼眶滴出水來。

  「──。」

  在那句話語說出口的時候你卻也楞了,只因為背後那太過溫暖的溫度緊緊的擁住你讓你的眼淚不自覺的掉落下來你都沒發現。

  就算是夢也無所謂吧?如果是一開口就會消散的夢,那只要不出聲就沒事了對吧?感覺的到他的溫度他的氣息他溫熱的鼻息呼在你的頸肩。就和以前一模一樣的一切。

  啊啊,這短短的五分鐘已經足夠稱為是幸福了,即使不是真的也好,就算是假的也無所謂,還能感覺到體溫就好了,還來得及說出那句話真的是,太好了。

 

  你們終究是沈默著的,就像剛確認彼此心意的那天沒有出聲,到最後分別的時候也同樣沒有出聲。

 

沉默以對 FIN-

 

 我敲完了,我要去睡了(滾走)(不)

 所謂後記如果不是當場在沒校稿之前敲就沒意義ˊwˋ(只有你這麼認為#)

 然後重點是我現在胃好痛(錯)嗯不對啦是,我打到後面幾句真的有點想哭(?)雖然最後都沒哭ㄎw(馬的)

 然後啊,其實呢這版本的結局真的挺不錯的,和我之前想的那個最後Sein也跟著掛點(死因壓力過大)好太多了ww(你原來知道)

 其實打到後面一段的時候真的卡到很想哭,狀況差然後打出來的東西又不滿意,所以在這裡我要和同志說一下我愛妳/////不是妳的話我現在大概已經無力到哭出來還不知道要做什麼了XD

 

 當初選這個題目完全只是想要虐一下D先生,不然他在我版慶那篇文裡面讓他爽到了,變成會夜襲Sein的變態叔叔XD(何)

 其實打到後面味道有點走掉了,我之後校稿的時候一定會去好好檢查然後修改,所以這裡先拋開不說吧哈哈──(欸妳#

 那麼今天是8/29 01:16 的深夜DJ漾羽,謝謝大家看我的廢話,下次見囉★

-YA我是隔天起床的漾羽。

 今天拿給小奈看的時候他說他哭了害我嚇到XDD

 校完稿好像根本沒差嘛。(靠)

 其實我曾經一度想要變成戴斯達x賽因←潔艾兒(潔艾兒表示她無辜)

 可是我終究沒有這麼做不要問我為什麼XDDD

 詳說到「沉默以對」這個題目,它是我一看見之後就立刻下定決心要的(?)

 一看見這個題目就不知道為什麼立刻想到DS(你是多喜歡虐他們),然後之前又答應說要寫後續,所以就wwwww

 希望看到這邊的朋友們開心w然後我後記好多廢話喔(ㄎ)


題外話:

   是說颱風妳什麼時候才要讓新北市放假?你知道場面很需要你來HOLD住嗎?還不快回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あさ★ 的頭像
あさ★

落雨。

あ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薄荷*琉
  •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何
    我也哭了QAQQ
    最後誰抱住聖?
    戴斯達嗎?這孩子不是死了?
  • 唔嗯你還好嗎XD?(遞衛生紙)

    對喔是戴斯達沒錯w雖然我很想說他根本沒死是這是整人遊戲(欸)
    可是他的確死了,然後緊緊抱住有溫度其實是假的,那只是聖感冒了的錯覺這樣w
    不過你也可以想成是戴斯達的靈魂擁住聖也沒OK OA<(你)

    あさ★ 於 2011/08/29 13:14 回覆

  • 可美特
  • 我哭了我哭了我哭了我哭了我哭了!!!(咦
    哭到看不清楚字啊……QAQ

    噢噢噢DS虐起來真的好棒!(此人表示這次祭典自己也虐了DS(爆
    期待妳能繼續虐下去w(不

    然後颱風假新北市沒放到真的很(嗶──)!(?(我也住新北市這樣@@
  • 可美特也需要面紙嗎XD(拍拍)
    能讓你感動是我的榮幸ww!

    我怕說了會被罵可是我還是得說,每次看見DS我就滿心只想著要虐(ㄎㄅ)

    南瑪都他HOLD不住場面沒辦法囉:((噗浪自重)
    叫他去和hold住姊學學再來(刪除線)

    あさ★ 於 2011/09/02 17:22 回覆

  • 若犽
  • 你好ww這邊是也有參加祭典的若犽>.0
    然後因為不小心哭出來了所以我來留言了QAQQQQQQQQ(什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這兩個也可以這麼有愛(握拳)
    整篇文章幾乎是從頭哭到尾,漾羽大你太強大了!
    情境描寫的超好啊真的(手上仍舊拿著一包衛生紙)
  • 你好OwO(鞠躬)
    衛生紙請用(遞出)

    DS就是這麼有愛的一個CP(つ//Д//⊂) !!!
    萌到連我都不敢置信(何)
    謝謝喜歡////!
    我以後會繼續把描寫這部份練得更好更好///
    謝謝若犽喜歡!!!(臉紅鞠躬)

    あさ★ 於 2011/09/11 0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