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象》

  腥味還持續在延伸,*黏膩的感覺也在蔓延,慢慢的被衣服吸收,而後變重。

  風呼呼的打在臉上,緊咬著牙只是為了不讓痛絕那麼明顯,手收的更緊了些,被牽著的那隻手還有溫度。啊啊,還沒有死。
  腹部簡直像是被開了個大洞,右腹漸漸明顯空虛感令人作嘔,可是不行,不能停下來,停下來的話會死。一定。
  沒有任何阻礙,就是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身後那股惡臭再也不會向著這方向大吼咆嘯,再也不會在地上留下混濁的液體然後聽見地板融化的聲音。

  要贏,一定要贏。絕對要帶著她離開這裡,不能讓她受傷。

  唯一能夠了解自己的只有她!誰都可以放下,唯獨她不行!
  就算生命終結好了,都要讓她活著逃出去,逃離這個噁心的地方!

  --她才是活著的意義。

  純潔,耀眼的,善解人意的她,那樣的天使!怎麼能夠讓她就這樣輕易死去!她必須要救贖更多人!她是、她是神的女兒啊!

  「吶。」

  她輕柔的嗓音呼喚著我,頓時感到世界是美好的。如果,能夠和她一起活下去,該有多好?所以,不能死,要活下來。

  「不要緊的,很快就會找到出口的。到時,我們要一起逃出去喔。一定要活下來。」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嗯?」

  步伐稍稍慢了下來,原本窮追不捨的黏膩滑行聲不再,或許是終於走了吧。

  「吶,我好像,有點餓了……我記得你好像有餅乾……可以請你給我吃一塊嗎……?」

  就沒有轉身,依舊可以想像到,她帶著有點歉意的微笑,勉強撐起的笑靨。用顫抖的手,拿出口袋的零食,轉過身卻看見她低著頭,久久沒有將頭抬起。

  「怎麼了……嗎?」

  「沒有哦,只是覺得很抱歉而已。對不起。」她沒有抬起頭,卻可以看見眼淚緩緩滴落下來。心疼。

  「不需要抱歉的啊。」

  「--謝謝你。」她緩緩的將頭抬起。在那一瞬間我的神經瞬間繃緊。她不是她,是怪物。

  瞪大雙眼,驚恐的看著她曾經的臉上一團團灰色的混濁物落到地面,她的身體被侵蝕著。那不是眼淚!
  打了個冷顫,轉身就想逃跑,壓抑住胃裡不停翻攪的胃酸,緩緩吞了口口水。神經緊繃著不肯鬆懈。

  「--你也害怕嗎。」

  「它」幽幽地開口,胃裡的不適感稍稍平復下來。

  「還以為這次,終於能夠找到有不害怕我的人,結果,還是沒有啊。」
  「徘徊在這裡幾十年了,始終找不到歸宿。」
  「只要有一個真心愛我的人,那我就可以破除詛咒了。」

  詛咒。
  啊啊,詛咒。
  如果和她一起走的話,就能夠一直幸福的在一起了吧。

  心意動搖了。在看見她伸出的那雙手,以及她帶著的話語。

  「--吶,和我一起吧?」
  「一起走向明天好不好?」

  …
  ……
  ………
  …………
  ……………
  ………………
  …………………

  啊啊,那就一起吧。

  下一秒只看見那張噁心的面孔朝這方向擴大,張開那張早已混濁的嘴,牙齒來到脖子的地方,輕咬下。

  「喀嚓」

  骨頭應聲斷裂。
  鮮血揮灑。

-F.I.N

   把兩年前的舊文翻出來了(?) 

   微獵奇的原創文w

   謝謝觀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あさ★ 的頭像
あさ★

落雨。

あ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